往期文章

葵阳:中国政经气象预报:查税风暴逼近中
秦晋:李强访澳激起的风雷或风波
陈维健:台独死刑该判谁?
松岛:中国在加沙问题上的虚伪两面性
松岛:围着美国和西方转的中国领导人
艾伦:乌克兰的防空问题
艾伦:应当解除不得使用西方武器攻击俄罗斯本土的禁令
于露:“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”是干什么的组织?
姜福祯:面对极权者的国际追责决不妥协
彩云:彭丽媛上位?
彩云:习近平从来都是西方的敌人
艾伦:俄罗斯对乌克兰能源设施的攻击的长远影响
艾伦:克里姆林宫想象中的乌克兰投降
张东云:新教科书揭示了习近平的汉族中心主义思想
晴岚:中国的老龄化问题会越来越严重
曦承:中国NGO组织与公民社会的消亡
澳大利亚人担忧中国威胁,专家:中国军事强势犹如豆腐渣工程
盛雪:全球南方指挥中心在北京
戈壁東:水深火熱的中國
戈壁東:立法懲治台獨?中共意淫!
盛雪评时事 ——台湾中央广播电台《两岸人谈新闻》节目
前空军上将刘亚洲被判无期徒刑,习近平整肃异己再添一例
秦晋:病从口入祸从口出——法拉奇访谈触发的美澳外交风波
美国之音:前空军上将刘亚洲被判无期徒刑,习近平整肃异己再添一例
严歌苓:孩子啊孩子
陳嘉宏:馬英九早已被板上釘釘
葵阳:中共国民殇:马泮艳困局
盛雪:竞争上岗与吃人外交
中央廣播電臺:馬英九若敢對習近平講這句話 學者:中國行大成功
艾伦:乌克兰在黑海的无人机和导弹进攻让俄罗斯海军措手不及
于露:TikTok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
松岛:中国对乌克兰战争的宣传(上)
松岛:中国对乌克兰战争的宣传(下)
曦承:联合国对中国的第四次普遍定期审议(上)
曦承:联合国对中国的第四次普遍定期审议(下)
Raven:中国锐实力渗透与陆客台湾游(上)
Raven:中国锐实力渗透与陆客台湾游(下)
葵阳:国民党的堕落----马英九的跪姿
马建:被支解与审查的语言——华语面临的政治环境
苏小和:不要误读梭罗的《瓦尓登湖》——由清华园和平群聚事件说起
人人皆已嗅到太平洋战争气味!布林肯的最后通牒
盛雪:习近平与普京的反自由民主同盟
抗议中共在香港通过《基本法》 23条(草案)
Aliber Wang:中国网络电信诈骗猖獗,谁是幕后总导演
辛峰:特鲁多为什么不信加拿大情报局CSIS的情报?
刘佳明:中国与俄罗斯在欧洲情报网络的交集
于露:中国经济会好吗?
艾伦:乌克兰战争新动向:俄罗斯能源设施频繁遭袭
盛雪:中共病毒流连忘返 疫苗之父去向成谜
盛雪:民主阵营要赢得乌克兰战争必须打垮中共
葵阳:碎裂的母亲——维权人士何方美
葵阳:新共产时代,民间有产者的绝境
美国之音:加拿大人权团体抵制外国干预公开调查 称无助于抵抗中国干涉
林保華:是台灣草菅人命,還是中國愛割韭菜?
捍卫荷兰民主自由价值观,反对中共渗透
李承鹏:看文坛那把大火,烧出几多舍利子
阿罗汉不约:现在想来,2021年是最具迷惑性的一年
葵阳:2024再唤“铁链女”,关注中国人的民生底线
葵阳:港星的招安时代
星岛日报:加拿大華裔女子涉從事間諜活動被驅逐出境
郑伟:铁链女,你在哪儿?
镜空:土地国有化的后果(上)
镜空:土地国有化的后果(下)
刘畅:揭开人民日报假采访面纱——逐句分析《整个国家都洋溢着乐观向上的氛围》一文
万维读者网:可怕的中国!
赖建平:谈谈湖南“解放思想”闹剧
新唐人:除夕不放假被骂翻 中共国务院被迫改口
胡平:荒诞的毛诞
晴岚:中国与华尔街金融巨头之间的勾结(上)
晴岚:中国与华尔街金融巨头之间的勾结(下)
刘佳明:中共对西方学术界的渗透情况简述(上)
刘佳明:中共对西方学术界的渗透情况简述(下)
Aliber Wang:中国的政治不公平
Aliber Wang:中国的医疗不公平
美国之音:展望2024: 台湾、美国两场总统大选将如何撼动美中台关系?
ABC 中文网:回顾2023年中国、香港和台湾十大新闻事件
昆仑:悲情李克强
昆仑:阿根廷刮起米雷风暴
葵阳:中国司法大倒退之黑箱判决
杨白尼:中国特色新时代皇帝的新装终将败露,自由民主的宝岛台湾必然屹立(上)
杨白尼:中国特色新时代皇帝的新装终将败露,自由民主的宝岛台湾必然屹立(下)
周拓:中国经济学家的失职和怯懦
盛雪:中共拉日韩对抗美国亲日韩
苏晓康:中共收买基辛格
盛雪:被中共投入冤狱却状告加拿大
自由亚洲电台:中国经济不见起色 学者示警:将出现负成长
葵阳:轻若白纸
低音:重走乌鲁木齐中路:离开还是留下?
晴岚:克莱夫·汉密尔顿《黑手:揭穿中国共产党如何改造世界》(上)
晴岚:克莱夫·汉密尔顿《黑手:揭穿中国共产党如何改造世界》(下)
刘佳明:中国间谍行动结构简述(上)
刘佳明:中国间谍行动结构简述(下)
大纪元:国际人权日悉尼多团体集会 谴责中共暴政
大纪元:国际人权日 多伦多跨族裔联合抗共
美国之音:国际人权日:人权组织在伦敦游行示威,呼吁关注中国人权问题
BBC:高耀洁逝世:中国“民间防艾滋病第一人” 为保存疫情资料流亡异乡
看中国:美国会委员会要求严惩习访美期间行凶者·
盛雪:黎智英以生命回报香港
澳洲曉剛:澳洲首例依「外國干預法」起訴的華人被判有罪
盛雪:从美中与美台关系到亚洲民主新趋势
田牧:選民對「紅綠燈」政府的警示
美国国务院特别报告:中华人民共和国如何试图重塑全球信息环境
葵阳:双轨制的上轨,只剩那一个人
袁红冰:一帶一路 習近平揮霍中國人血汗追求共產極權擴張
张东云:改革作为两种资本主义的斗争:“草根资本主义”与“国家资本主义”
张东云:“中国模式”与香港的“外包法治”
晴岚:地方债究竟是什么?
晴岚:城投的玩法
张木林:微信集体诉讼加州开庭 法官称90天内作出判决
盛雪:中美是在演对手戏 美企绥靖会吃亏
秦晋:“拜-习会”让我想到的
林保華:台灣穩定力量反制中共介選亂局
张智斌:习近平的“中国梦”,新时代的“巴黎春梦”?————中国巨变难以避免,但前途是否光明?
葵阳:挥泪囚家印,解朕于倒悬
梁京:习正给中国和世界带来一场政治灾难
金哲:许家印丧失自由对中国和世界意味着什么
关凤祥:不能“全怪”习近平?
梁少华:李克强之死
梁少华:独裁权贵们没有祖国
盛雪:李尚福和秦刚在习近平的网中央
赖建平:历史罪人李克强
Andrew Chen: Democracy Groups Concerned About Toronto Mayor Chow’s Meetings With Beijing-Aligned Groups
姚戈:巨变前夜——浅谈统一新思路
胡祖暖讲述:一个积善之家的“灭门”
梁少华:公民法庭律师组法律意见书
章椘:反共勇士驾驶摩托艇逃韩
盛雪:金砖将变碎砖
梁少华:中国共产党的过敏体质
李承鹏:致第34条,情感就像内裤,但别穿在外边
章椘:美前宗教自由大使访韩关注脱北者命运
李国涛:终结中共路径设想
梁少华:中共的感情,我们永远不懂
王友群:习近平的九个决策错误源自哪里?
赖建平:修订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,类“反革命罪”借尸还魂
葵阳:日渐失能——习近平的2020年代
吳強:中國已進入後極權時代
趙南:柯文哲先生為什麼會得到台灣年輕人支持?
刘项灭秦:析“指鹿为马”进化到“指鼠为鸭”之秘诀及其它
梁少华:从消失的秦刚外长看中国的强制失踪制度
调研:中国个人奋斗命运真相(上)
调研:中国个人奋斗命运真相(下)
赖建平:刀郎会被强制失踪吗?
葵阳和盛雪对谈:基辛格在中、美、台之间干了什么?
【梁京評論】河北水患與中國的「亂世焦慮」
赖建平:雄安将成为习近平的乱坟岗
葵阳:习朝纪事:收缴天下扑满而砸之
梁少华:“护城河”里的老百姓
梁少华:兔未死,狗已烹
胡星泳:找回“列宁党”:作为方法的“中共”(上)
胡星泳:找回“列宁党”:作为方法的“中共”(下)
白庐:目睹推特中文圈言论封锁之怪现状
盛雪:排华与外国人代理登记法
盛雪:中共到处撒币换来10对132
葵阳:习共的乱箭齐发——《反间谍法》
葵阳:民营经济31条?无非还是三十六计
曹旭云:宾志辉——六四34周年祭
李承鹏:写在5.12的爱国帖
盛雪:中亚峰会—对抗G7峰会
马健:隔离红色瘟疫——写在天安门大屠杀三十四周年
杨觅:北川祭
薛纵:“冤”与“青天”之间与之外:中国抗争政治的一个侧面
林培瑞:洗脑和洗嘴之间
陈奎德、李恒青:“后中共时代”破土,群英逐鹿
鄭楊:民族主义能否成為中共的救命藥?
盛雪:加拿大帮助中共培训警察及其它
秦晋:习共军演和台湾主权
恩明:為甚麼加拿大成為中共干預的主要對象之一
多伦多方脸:习近平在俄乌战争中的如意算盘
鏡空:尺蠖效應的怪圈與帝國政治的辯證法(上)
鏡空:尺蠖效應的怪圈與帝國政治的辯證法(下)
辛峰:不要整天拿歧視說事好嗎?
辛峰:紀念排華法 不要夾帶私貨!
辛峰:華人議員有麻煩 究竟誰害的?
盛雪:習近平結成邪惡軸心 促成民主聯盟
楊覓:唇亡齒寒
史滌生:東方專制鐵幕之後 一個韃靼軍事專制主義怪胎
葵阳:压倒骆驼的一座山——中共国的地方债
王克勤問,為何好人得不到好報? (轉載)
姜福禎:白紙革命是一場全民抗爭的顏色革命
盛雪:中共將促成捷克與中華民國台灣建交
郝丹:馬雲的中國「劫」 民企的中國「夢」
網評雑議:2022年10条获奖微信
鏡空:意識形態中國的轉型與延續:從「總體支配」到「支配總體」
吳祚來:中共的鬥爭哲學為什麼玩不下去了?
要聞時評
網評雑議:罵的是誰都知道
(轉載)李承鵬:媽媽的四合院